365体育足球直播,365直播比分,365体育官网看直播

第一章(茶余饭后与吸血鬼)

3396 字
2018.05.11

人们都说二十岁的孩子就象是早上十点中得太阳,开始躁热也开始步入狂热。然而多愁善感的李小强发现自己的天空在十点钟方向有一片好大的乌云。而且他看不见他的乌云能持续到几点钟。有时他自我安慰道:或许十一点就晴空万里了。但是他不知道十一点是再过多少年­。

李小强小时候别人问他叫什么的时候他都会很自毫的说:我叫小强。那个时候的他就预言了“我是小强小而强大”这个经典台词。只是他没有预言到他的台词会是从獐螂口中说出。他更没有想到的是獐螂小强红的发烫了,而李小强还是那么寒。从此别人问其姓名,答曰:李强。

小强从小就喜欢交朋友。他总是能找到与别人的共同话题。上小学的第一个好朋友就是以下面的一段对话而玩了一辈子。

“小磊,昨天看还<还珠格格>了没?”

“看了阿,昨天演的大结局,集体婚礼呢。”“那你看见尔康亲紫微了没?”

“也看见了阿。”

“我看得时候小弟弟硬了。”

就这样在小磊惊奇的回答他的小弟弟也硬了得时候,小强发挥了他极具天赋的外交水平:“我靠,咱俩有心灵感应呀。”于是他俩在学校里开始形影不离,回家了就靠心灵感应联系。这种方法小强一直适用到了初中。当然变硬的原因会从亲嘴发展到胸部再发展到各种黑屏、小强的家庭跟当时大多数普通人的家庭一样。爸爸上班,妈妈洗衣做饭带管着小强学习。只可惜李母大字不识一个,小强经常性的当着李母的面看小本的黑白漫话书。李母只管儿子在不在看书也从不问他在看什么书。有天李母看见儿子的书变成彩色了。封面还画了七个葫芦。

前面说到小强出色的外交天赋,所以出色的演技与口才都是职业必修课。他很平淡而且很坦成的告诉李母:“我看的书叫葫芦娃。老师说要想种葫芦就要从娃娃做起。”

李母听到老师这两个字就如同听到了圣旨。

“那你多看点葫芦,最好再看点荤的光种素葫芦不值钱”

小强的理解能力远没有那么早熟。等到初中的时候他才明白他母亲是多么的伟大。他正大光明的看起了他人生的第一本‘荤’书,书名他至今没忘《茶余饭后》。对于小强来说这是一种质的飞越与进步。但对于李母来说他儿子又到退了。因为儿子的书又变回了黑白且没图,他不知道儿子是在开始学着种个儿子了。

李父是个退伍兵转业工人,平时工作很忙,他只关心小强的成绩,至于小强几岁开始涉荤他都无从关心。更让小强不解的事是爸爸一直工作却从未发觉自己的家庭变的富裕。后来小强才明白原来是因为爸爸的单位是个半残疾。工作忙但工资低,打着国企的牌子干私人的勾当。李父由于李母和小强的户口与住房问题所以只能屈身于这个单位。其实这也是李父一生的痛处,想当年他以代理排长的身份转业的时候政府分给他两份工作让他选。一份是大庆油田,一份就是这个地区单位。最终导致李父放弃油田的最大原因是:李母晕车汽油石油都晕。

如所有人一样李父后悔了。当然李父后悔的原因也并没有想象中的伟大。他觉得为了李母这个女人做这么多不值得。那么如果换成一个好点的女人放弃油田也是值得的。李父有一种军人的气概就是他只要抬起了脚就一定要正步往前走,没人给他喊向后转的口令。他也不喊。

关于小强的父母小强也略有研究。他妈吵他的时候他会说:老师说不能吵骂未成年,要不会影响孩子生长发育的。李母不到一米六,嫁到李家,婆家就嫌她个矮,怕生儿子也随妈矮。她要争口气,就是要让自己的儿子超过一米七,所以所有影响儿子发育的事情她都不会做。­

只是他不懂儿子跟她玩了个文字游戏。小强说的发育是指心理发育,指的是灵魂这个层次的。而李母却固执的停留在肉体这个层次,那一刻小强脑海里闪过一句话:知识就是力量,没知识就是流氓。小强随即又闪过一个念头:我要做有力量的流氓。于是他又看了遍《茶余饭后》。李父本来就爱子,36岁快要绝望之年喜得小强,他把所有的希望寄托给了儿子。只是寄托是寄托了,他还没等儿子点确认接收的时候他又去工作了。一见面就对儿子疼爱有加。除了儿子的考试卷上的分数比他一天的工资还低的时候李父才会露出军人本色。仿佛他还是排长。

一旦李父发怒的时候,李父就会大骂:真后悔生下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小强总是会接一句:爸,如果你不离开油田,就不会跟我妈结婚,也不会生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所以根本原因在于你。小强这种比外交官还犀利的语言果然让李父冷静了下来。因为在他心里他欠儿子的。李父总会想一个假如:“假如我还在油田,那么我就会跟我的战友一样每天工作的时间是我现在的一半而工资是我现在的一倍。我的儿子也能接班进入油田这个铁饭碗。”李父抽着烟意*着他本该有的未来,现在却成了他回不去的过去。他只有对儿子更好一点。对李母更冷一点。但他从来没想过要跟李母离婚。他觉得二十年前本该不结婚的他都结了,现在再离婚又有什么用呢。或许他也是不想影响儿子的发育吧。李父的思想觉悟不错,他的发育也是指灵魂上的。虽然他只有小学三年纪的文凭。但他也深信一句话知识就是力量。于是他的寄托更重了。在18岁那年小强同时完成了李父与李母的夙愿。第一他长到了一米七一。第二他考上了大学。一个是肉体一个是灵魂。虽然只是个三本,但李父还是很高兴。可就在去年,小强退学了,李父平生第一次打了儿子一巴掌,灵魂打没了肉体也没了。儿子出走了。

对于儿子的退学李母反应倒不大,她完全沉腻在自己儿子的身高上,她也不追究李父打了儿子一巴掌有没有把儿子打矮了。但李父却很痛心,他并不担心儿子出走了会出事。他很相信小强的外交能力。

那几天小强住在小黑家里,他高中最好的朋友,长的很特殊,黑的很离谱。

小黑高中毕业就不上了。小黑一直爱说一句话:是黑的早晚都会值钱的。石油值钱了煤炭值钱了黑客也值钱了。他等着有一天黑子也值钱了。那段时间他俩就在屋子里玩,玩电脑打篮球。衣食住行全小黑的,不是小黑值钱了而是他们从来没出去奢侈过。吃喝拉撒都在家里。

他们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回忆与意*。小强想起了认识小黑的第一句话是:哇,哥们你的肤色跟我“弟弟”的一样阿。小黑听的是弟弟,小强说的也是弟弟。只是小黑没听出潜藏的引号。一直到现在小黑还一直问你弟弟多大了?小强每次都回答一句话:弟弟已经是大丈夫了。

小强喜欢跟小黑在一起,因为什么话都可以说。他的性格就象他的皮肤一样宛如一个黑洞,你怎么说他都耐心听着,你怎么开玩笑他都不生气。小强说如果我是个妞我一定把第一次给你。小黑说如果你是个妞你的第一次一定给了你弟弟。小强暗自感叹。好一个雌雄同体。

关于小强退学的事呢小黑到没怎么劝说,毕竟他也没上还活的那么有自信。可是大伟费了不少口舌。大伟小强小黑,曾经全校有名的三贱客。大伟算老大吧,不是因为他最贱而是因为在那个时候他显得更成熟。或许是假装的成熟,但那个时候小黑和小强装都不会装。­

大伟语重心长得在电话里说道:“小强,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不怪你,也都支持你,只希望你别因为一时冲动,以后别后悔。”

其实小强退学是因为那天在大学学校门口吃热干面,那卖面的生意好,他自豪的说道现在大学生多的象稻草一抓一大把,还不如我这个卖面的挣钱呢。

小强上了半年大学,每天吃饭睡觉电脑香烟,这种日子舒适的容易让人三叉神经痛。他觉得四年大学毕业后自己就二十三四了就老了,而那时候再创业再攒钱再买房在结婚估计就三十好几了,他深知李父三十多得子的不易,于是他毅然决然的退学,就为了他三十之前能有儿子他意*着自己慢慢打工挣钱,平时可以做点兼职,等两年有钱了就自己开个店,当时他想的就是他要开一个卫生巾店,很大很齐全的那种24小时营业的。店名都想好了就叫:<吸血鬼>。他满意的笑着。其实在别人眼里他的笑冲满着**荡与傻比。

后来小强回到家,李父也想明白了,退都退了再说多了也没用,李父你对小强说:你跟着我学一门技术吧,虽然挣钱不多但至少不会饿死。小强哪里肯同意,他的吸血鬼还在呼唤他呢,如果现在跟着爸爸干,倒不如看《茶余饭后》的时候就跟着爸爸。他觉得他这个太阳才刚发热。

小强极力反抗着李父的霸权,他相信自己这个小太阳是能与吸血鬼共存的。最后他向父亲承诺:一年时间,一年之后我若混不出个名堂我就心甘情愿跟着你。李父气急:恐怕一年之后你不仅混不到钱反而欠一屁股债。承蒙李父偏爱,一年后小强欠下了一万多人民币来到了工地。

此时的小强少了那份纯真,他的吸血鬼没有活过来,但他却成了鬼。因为工地素有人间小地狱的美名。他望着自己身边的一个个不同形态与肮脏的鬼,他一点不再害怕,因为他更加肮脏更加无所畏惧。他觉得就算是做鬼他也要做阎王。这就是二十岁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