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足球直播,365直播比分,365体育官网看直播

第十四章(自爱与知足)

3599 字
2019.05.27

小雪问:“你为什么要在东北区玩呢?人又少,方言还都听不太懂。”­

“因为我觉得东北人挺厚道的,不像在河南区玩个游戏到处都是骂架的,只是个游戏而已,何必当真?”­

“我也这样认为的,而且我觉得东北人挺缺心眼,逗他们感觉挺好玩。以前在河南区玩,还没聊两句就要来郑州找我。我就不明白是我太封建了还是他们太开放了。一起玩个游戏,难道就非要睡一起了才算达到目的才能开心麽?什么人啊都是。”­

“哈哈,这个社会就这样。网络这东西,其实说白了,就是给那些欲男欲钕们提供一个发泄欲望的平台。为那些剩男剩女们提供一个相亲的平台。为那些非主流们提供一个卖弄幼稚与轻浮的平台。其实说透了也就是给人们提供一夜晴的平台而已,当然也有真的就因为游戏而恋爱结婚的。那只说明他们一夜产生情了。不过一夜产生下一代的占多数,这样也就拯救了很多私人医院。”­

“其实我觉得现在虽然不是旧社会,牵个手都会招批斗了。但至少上床这个问题,也要有个讲究吧。咱不能因为一时欲望就不分畜生还是禽兽咱都上吧。这要讲个感觉的。没有好感,就为了欲望的话,那么还不如花钱找一个呢。其实不比路费贵。不得不承认铁路也从中受益匪浅啊。”­

小强听小雪这么一说倒觉得这个人还真挺有意思,与自己想法还差不多。思想境界挺高。“其实人都是欲望动物,有欲望可以理解,哪怕你找晓姐也可以理解。有人说,人要自爱。也就是对自己要好点。有欲望就要发泄。咱且不管这话对与不对,但是不至于有钱坐火车,没钱买套套吧。所有打着自爱的旗帜去发泄欲望而不带套的人,统统都叫自作孽。哪怕你可以吃避孕药,结果导致你两个月的大姨妈赶到一个月来看望你了。连自己的身体都不懂珍惜,你拿什么谈自爱呢?更何况那些意外怀孕的。直接可以以无意造人罪和故意杀人罪托出去枪毙了。”­

“对对对,呵呵。不过我对自爱的理解到没有那么开放。还是保守点比较好。你挺会聊天啊?呵呵。”­

“我也就跟聊的来的人话多点,平时玩游戏我都很少说话的。”­

“你知道麽?我真的越来越受不了这个社会。那天我在家里玩电脑,突然听到楼下有那种拖拉机的声音,我就在阳台往下看。我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他媳妇,两个孩子在车后面站着,车上是一天卖剩下来的西瓜。我看着他们有说有笑,我觉得他们好幸福。虽然很辛苦,但是那样的生活才真正的充实与温暖。我就很想将来结婚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没有交通拥挤,也没有乌烟瘴气,更没有房贷车贷的压力压的人窒息。我渴望那种平淡,却又明白那是多么的不现实。呵,或许那只是一种梦想。”­

“梦想就是这么让人纠结,不是因为你觉得它多么遥不可及,也不是因为你看不到梦想的方向。其实对于男人来说梦想就是女人,那种只能看不能摸的痛苦让人难以忍受。放弃吧,会被人嘲笑性冷淡,没出息没抱负。坚持吧,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痛楚只能让人逐渐麻痹。这本是一种矛盾,解不了这个结,只有越来越矛盾。”­

“你叫什么?很高兴认识你。很久没有跟别人觉得这么聊的来。我叫小雪。”­

“我叫小强。也很高兴认识你。不介意的话,以后一起玩游戏吧。”­

然后的几天,小强就每天陪着小雪玩游戏。玩累了就聊天。天南地北,古往今来,人与禽兽什么都聊。他们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而且总是那么意见统一。小雪大小强一岁,还在上大学。至于别的情况小强也没多问,小雪也没多说。他们就挺没心没肺的玩啊聊啊。好像两个无忧无虑的天使在天上飞一样。那个时候小强也觉得自己是天使,因为他暂时想逃避吸血鬼的责任。­

后来关系越来越好了,就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毕竟有时候不能上网嘛,就用手机发短信联系。偶尔打打电话。而且很巧合的是,他们经常同时收到对方的信息。比如同时收到一条“你在干嘛呢?”一次两次小雪都很惊讶这种巧合。再后来越来越多的巧合让小雪产生一个念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灵感应?心有灵犀?”小强倒没太大的感觉,无巧不成书又不是一天说的。再说了,就算心灵感应又怎样?跟小磊还能心灵感应呢,不就弟弟那点事嘛。­

其实这只是小强自欺欺人的想法,其实他心里美滋滋的。因为他确实喜欢跟小雪的这种感觉。那种脱离现实,很轻松很舒服的感觉。只不过他不愿意自作多情的去问小雪是不是也喜欢这种感觉而已。所以他就装作自己很随意。­

两个人一起玩了一个多星期,也没见过面。连照片都没看过。一开始或许由于心照不宣,只是游戏,不必看照片的。后来,真的产生了那么点奇妙的反应,哪怕都说过那种长相无所谓,主要看感觉的话。但还是很好奇彼此可以称为喜欢的那个人到底拥有什么样的面孔。­

那是五月的河南,慢慢开始变热。这个城市的人,身上散发出一种慵懒的气息。来来回回穿梭在工作与家庭之间。或许连说是为了工作而工作都有点过奖了,只不过是为了习惯而工作。身体被心灵麻痹,条件反射般进行着一年如一日的生活。大王就是这样。小黑不同,因为小黑是三班倒,当他还没习惯的时候就该从白班换夜班了。小强看着他们的生活,越发对自己失望。同时越发的对网络依赖。对小雪依赖。­那天,小强上网没看到小雪在线。就给她发个信息,问她今天怎么没上网也没提前说一声。以前就算是出去有事不能上网,小雪也会给小强发个信息的。这次小雪不仅没提前说,而且半天还没有回小强的短信。小强虽然心里挺郁闷的,可还是没给小雪打个电话问问。过了半个多小时,小雪电话打来了:“不好意思,临时出点事。没来得及给你发信息。我一会就能上网了。一会网上聊。”­

“恩,知道了。那我等你。”­

十分钟以后,小雪上线了。小强也没问她出了什么事,让小雪上游戏一起玩。小雪说今天不想玩游戏。小强知道她肯定出了什么事,而且心情不好了。小强就退了游戏,跟小雪开了语音。只是没有说话,在这边给她放着音乐。很好听的音乐。小强随着音乐也小声的唱着,小雪在那边听着听着就笑了。觉得小强唱的很好玩,也算唱的挺好听吧,心里突然一种莫名的幸福感。仿佛那歌声只属于她小雪一个人的。­

“你为什么不问我出了什么事?”­

“你若想说,我不问你也会说。你若不想说,我问了只会让你更难受。还不如放点音乐让你心情轻松点。”­

“在你心里,我有那麽自觉麽?你不问我就会说那岂不是显得我很不矜持?快问我出了什么事。”­

“哈哈,你好虚伪噢。那大小姐,您到底出了什么事呢?是什么人什么情况能劳您动怒呢?难不成是传说中的痛经?”­

“滚一边去。我可没心情跟你开玩笑。我烦着呢。跟妈妈吵架了,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在爸爸车上。爸爸给我找的地方住,我今天不回家了。”­

“你跟妈妈吵架了,然后爸爸给你找地方住?你爸爸是太宠你了还是脑子进水了?哪有纵容女儿夜不归宿的?”­

“爸爸跟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跟着妈妈长大的。就这样。”小雪说的很平静,小强听的出她内心的痛楚。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一丝尴尬。于是放了一首歌来缓解气氛。歌名叫做<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小雪听后怒到:­

“什么歌啊这是,你什么人啊。太损了吧。我妈妈很好的。只是太爱我了,所以管的很严,要求也很严厉。我有些叛逆,所以总是跟妈妈吵架。”­

“那就是你爸爸不好了?”­

“爸爸工作忙,一直没时间管我。除了钱什么也给不了我。呵呵。刚才只是带我到宾馆开个房间,然后又走了。他现在有自己的家庭,还有一个儿子。或许他只不过觉得亏欠我的吧。又或许,只是出于一种责任。”­

“别这样想,不管爸爸妈妈之间有什么矛盾或纠葛,毫无疑问的是他们都很爱你。只不过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同。你爸爸是一个男人,不可能像女人一样细心的照顾你,安慰你。沉默不代表不在乎,有时候是因为太在乎。”­

“你知道麽?其实我最孤独,小时候多么想跟同龄的小朋友一起玩,可是他们都说我是没爸的孩子。于是我只有一个人躲在家里不出门,忍受着孤独来成全自己的自尊。慢慢长大了,妈妈安排我学这学那,说我是她在世上唯一的希望。我只有唯命是从,哪怕我多么的不喜欢学习。可还是因为学习,我连一个真正的好朋友也没有。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我的青春连一场恋爱都没有。谁会喜欢一个貌似书呆子的女孩呢?上大学了,我自由一些了。可在大学里真的就是亚社会,哪会有人跟你做真心朋友。人前微笑,人后苦恼的生活我真的过够了。可是我又该怎么办呢?自从玩了网络之后,就每天沉迷在网络里,因为在网上我跟陌生人都能说心里话,说完心里就舒服一些,我也不在乎他们怎么看我怎么想我。不过很多人还是会安慰我。呵呵。我在网络里找到了我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充实与满足。你说我虚荣也好,说我逃避也罢,我只知道当我在网上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可以找到很多很多朋友陪我聊天,听我倾诉。可是关于我的家庭,我从来没说过。你是第一个听众。”­

“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启齿的痛处。我很荣幸能听你说这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我的意思。我只知道什么时候你想说了,我都愿意听。希望我能有那个能力让你觉得不在那么孤独。”­

“谢谢。我想说,这个你可以有。”­

“嘿嘿。这个有就好。我在给你放首歌哈。我很喜欢的歌。***的<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