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足球直播,365直播比分,365体育官网看直播

第七章(第二春与菊花残)

3930 字
2018.05.11

第二天,六点下班之后,小强召集了小黑和大王来帮忙。三个人拿着大兜小兜的货物来到了夜市一个不是很惹人注意的小角落开始整理自己的商品,小强觉得地点不起眼没关系,只要自己的商品起眼就行了,就像一个人的衣服可以不起眼,但只要长相顺眼就行了。

小强把所有的化妆盒都打开,从最小的到最大的一致摆开。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很耀眼的光芒,就像是一个个小太阳。每一个化妆盒旁边都放着一个小毛巾,小强称之为吸汗鬼。小强想先证明一点:小太阳是能够跟吸汗鬼共存的。

摆好东西,三个就坐在旁边聊天吸烟。也不吆喝也不留意旁人的眼光。第一天坚持到了十点,没有一个人来买东西,其实连一个游客来询问都没有。不过小强倒没有觉得有什么,他也没打算第一天就大卖,他觉得事情如果太顺利也不好。就像男人追女人一样,如果一个女人很容易就追到手了或许男人还会怀疑这个女人的干净与否。

接下来的每天,小强他们三个人都是六点下班,七点开始摆好摊,七点半天大黑。然后坐等着路人甲乙丙丁突然变成自己的上帝。如同三个站在街边的小姐。

在第三天的时候,那个上帝出现了。不过这个暂时应该只能称作为天使。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她被耀眼夺目的化妆盒给吸引了。她来到摊前也不说话就开始抚摸着每一个化妆盒,从最小的抚摸到最大的。小强对着小黑一笑说道:“黑哥,你是不是此时只愿化身为我的化妆盒呢。”这句话倒打乱了小女孩的欣赏,她好像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三个人。小强马上说道:“小妹妹,你喜欢哪一个啊?喜欢就叫爸爸妈妈来买啊。很便宜的。你看多漂亮啊。”

小妹妹还是不说话,看了一眼小强,然后眼神转移到大王身上,接着看着小黑,突然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跑掉了。三个人傻傻的对视一看,然后同时向化妆盒看去,他们心灵感应着这小妮一定是拿了一个化妆盒跑掉了。可惜化妆盒一个没有少。三个人纳闷了。

再最后的研究中,小强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小天使是被小黑吓跑了。

“黑哥,咱以后能不穿大红么?本来你就黑,要穿件黑衣服别人当你忽略不计就算了,你丫穿个大红,人家小天使看不见你人就看见一件大红在半空中飘着,你说人家能不跑么?你这大红也太功力深厚了,简直比吸血鬼还红。”

“我。。我一大早就感觉今天咱能有生意,所以我就穿个大红色代表一下喜庆。你丫咋就好心当作驴肝肺呢。再说了她是天使,她怕毛的吸血鬼啊。”

“黑哥,首先提醒你一下,她那个年纪还跟吸血鬼素未蒙面。而且你这个鬼功力太深厚,她只是小天使,完全被你秒杀了。”

大王:“黑哥,明天你最好买包安尔乐套在头上,省的别人看不见你脖子以上的部位。”

小黑:“我明天直接去演人鬼情未了算了。丫的长的黑是我的错么?你以为我想黑啊,你总不能让我天天做面膜吧??”

大王:“长的黑不是你的错,穿件大红色扮演吸血鬼就是你的错了。”

小强在一旁咯咯的笑着。过了一会收拾了东西就回去了。

晚上躺在床上,他对自己说着一句话:“晚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好梦。”一句他对自己说了十年的话。

此时12月20号,今天下班之后给小美打了一个电话,小美说元旦过后她就放寒假了,让小强回家了请她吃饭。小强也希望快点回家,因为他真的很想小黑很想大王还有大伟。他在坚持着,在这零下30度的地方坚持着。

新的一天,小强跟李父去上班,路上李父接到李母的电话,说李父单位要盖房子,对内销售有优惠,两千一平方,不过要提前交百分之五十的定金。然后房子盖好后再教百分之五十,然后就可以入住了。李父有点心动,想给儿子买套房,毕竟自己明年退休了也想抱孙子了,不给儿子买房子,儿子就没办法结婚生子。这年头就这样,男人没有住房如同女人没有Ru房一样自卑。虽然李父现在没钱,但是李父算了算,百分之后五十也就十几万,可以借着,然后等房子盖好也得小半年,自己省着点然后再借点就可以教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哪怕将来退休了,也可以让小强自己还钱的。李父把这个想法也给小强说了,小强很兴奋。因为他对于房子的渴望远远要比女人对丰胸的渴望要强烈。他对李父说只要能借到钱,他就会挣钱慢慢还,不用李父还的。李父说其实他想给单位经理打电话,想送点礼到时候包点水电的活干,毕竟打工一辈子也可能发财的。李父一辈子从来不喜欢巴结领导,但是这一次他想为了儿子试一试。小强突然想到大伟他爸爸是干公路桥梁的,就给身在广东的大伟打了个电话:“老表,在干嘛呢?别给我说你还在宾馆里没起来呢,我刚才真害怕你虚的起不来让个小姐接的电话,要是小姐接的你说我是该叫嫂子还是该叫什么呢?我可没跟小姐说过话,我怕我听她声音会听出一种没被满足的怨气。”

“滚蛋吧。哥可没那闲钱,前两天才找小黑借的两千块钱,同事这个月竟是结婚的,随礼都要随一千多。再说了老表,你也太不相信哥的实力了,哥要连个小姐都满足不了,还敢来广东这个鸡窝发展?你当哥是你呢,看个《茶余饭后》就满足了。”

“得。我也不跟你扯淡了,跟你说正经事,你爸爸不是搞公路桥梁的么?给你爸爸打电话问问他有没有人包楼房盖,电梯高层,如果能找得到人,我就让我爸爸联系人让你爸爸包点活干。省的你天天哭穷,连个《茶余饭后》都买不起。”

“嗯,你等着我,十分钟后给你回电,我给我爸爸打电话问问。”

十分钟之后,大伟电话打来了。

“老表,我问我爸爸了,只要你能包到活,我就能找到人。你就让你爸爸联系吧,弄好了咱们兄弟谁也亏不了谁的。”

“嗯,钱的事,咱先不说,再说我爸爸也就起个中间人的作用,到时候还是要你爸爸跟我们单位领导谈,谈好谈不好咱就管不着了。”

“嗯,。这我知道啊,尽力就行了。那就麻烦你了,替我跟叔叔说句谢谢。”

“谢个毛,等有钱了多给我送点好酒就行了。哈哈。那先就这蛤,到时候有消息了,我就给你打电话。”

挂完电话,小强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像女人看A片看高朝了一样,虽然还是很空虚,但是至少还是高朝了。她算很幸福的,毕竟别的女人不空虚的时候还没那么容易就高朝了。小强就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爸爸,因为朋友,因为梦想,因为这若隐若现的微光。

这微光不是第一次勾引着小强,当初卖吸汗鬼与化妆盒的时候,他也被照亮过。

那天,小强和小黑大王依旧摆着这一个星期仍然未开张的地摊。小强已经对自己的第二春麻木了。但是毕竟货已经进了,下班了也没事,不摆摊就要上网就要花钱,自己摆个摊,拿个扇子带个茶杯往树下一坐,就跟退休老男人一样,也挺潇洒的,毕竟还有两个退休老男人陪着。

三个人就差买副扑克在那斗地主了。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觉得实在影响市容市貌,毕竟是在市中心。小黑说“小强啊,咱这样过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啊?我咋感觉这就跟守寡一样?貌似还是守活寡,你这地摊货估计是死不了啦。你不是让我跟大王一辈子就这样跟你一起守活寡吧?我们还是处男也。”

大王:“黑哥,这是你从你妈肚子里蹦出来之后说的最有水平的一句话,也是你打的最有水平的一个比方。我想用屁股眼看看你,因为我开始对你另眼想看了。”

小强:“那说明我这地摊摆的还是有用的,这才一个星期黑哥思想觉悟就提高了一个层次啊,这个寡你们守的值得啊。”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突然一对六七十岁老夫妻来到摊前。老头子说:“小伙子,你这卖的是什么啊?”他指着毛巾问。

小强脱口而出:“是吸汗。。吸汗的毛巾。携带很方便的,而且清洗也很方便。夏天出门必带的,会是你无悔的选择。还很便宜哦。”小强差点说成是吸汗鬼了。

“那你这毛巾咋卖啊?”

“便宜的很,一看大爷大娘这般年纪了还能这般恩爱,我就给你们打个羡慕价,十块钱三条。你老两口一人一条,还有一条留着备用,或者留着擦别的地方。”

毛巾进价是五块钱三条。

“那确实够便宜的,呵呵。那老伴,你看看你喜欢什么图案,咱俩挑三个买了吧。”

然后老两口就精挑细选,基本上把所有的毛巾都摆开看了看,就跟男人去鸡窝遇见小姐可以随便摸不要钱一样。

最后经过将近二十分钟的精挑细选。大爷终于拿着自己和老伴都喜欢的三条毛巾准备结账了,递给了小强五块钱。

小强接着钱,也没说话,等着大爷继续再给五块钱。

大爷给完五块钱,也没说话,好像也在等着什么。

过了大概有一分钟,小黑说:“大爷,是不是还想要点什么啊?你再看看,你买的越多越便宜啊,你再看看化妆盒,给大娘买一个,天天给她化妆,然后再找找年轻时候的感觉,挺美的事啊。”

“我啥也不要了,我就要钱啊,快找给我一块钱。我等着跟我老伴回家洗澡呢。”

小强看了眼大王跟小黑,三个人突然就不明白了,这大爷玩的是哪出啊?他把自己的五块钱当美元了?

大爷看三个小伙子装糊涂,以为被讹上了,就生气道:“不是说四块钱三条嘛,我给了你五块钱,你还不快找我一块钱?我们都是下岗工人,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省钱给儿子买房买车,可没闲钱给你们一块钱做慈善啊。”

“不对啊,你这就是你弄错了,我说的十块钱三条,四块钱三条我自己就等于做慈善了。”小强边说着,边用手指做了一个十的手势、“啊??怎么不早说,你要早说是十块钱,我现在早跟我老伴洗完澡睡觉觉了。真浪费感情啊。”说完就扔下毛巾,从小强手里把还没暖热的五块钱又给夺去了。然后用行兼跑的姿势带着老伴渐行渐远。

小强:“这浪费的不是感情,这浪费的是表情还有口水。我决定以后跟老年人说话一律打手势。”

大王:“哈哈,本来还以为今天可以开张的,你的地摊也算是破了处。没想到这大爷玩的花啊,他破的不是处,他破的是菊花啊。太狠了。”

小黑:“早知道我今天还穿个大红的。”

小强:“这跟你家大红啥关系?你这说的是哪一出?”

小黑:“没,没,呵呵。。我意思是说我要穿大红,早给这俩老天使也吓走不就行了,也不用那么费事了。省的你落个菊花残。”

小强无语,第一次被小黑说的无语,其实他也是还没有从刚才的落差中回过神来,虽然只是十块钱,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十块钱很重要,不是因为钱的问题,就像女人的第一次一样,哪怕你没有让她高朝,但是你也没必要让她痛的那么深刻。